騎摩托經沉陷路面身亡 為啥被判擔主責

日期:2019-06-17 10:22:46 作者:綿陽新聞網 瀏覽:122 次

2018年6月,家住梓潼縣的楊某某騎摩托車外出時發生側翻,不幸身亡。面對此次事故,楊某某家屬認為,事故的主要原因是路面存在沉陷,而沉陷則是因為道路施工方在完工后未將道路恢復原狀。為此,其家屬許某某等三人一紙訴狀,將工程施工方某石油天然氣建設工程有限責任公司、路段養護方某路橋公司、梓潼縣公路管理所、梓潼縣交通運輸局四方告上法庭,認為其均存在過錯,并索要34萬余元賠償。

■何小梅王國木記者鄧勇

事件回放

男子騎摩托出事故身亡家屬狀告四家單位

2018年6月,楊某某駕駛一輛普通二輪摩托車,由梓潼縣寶石鄉場鎮往仁和場鎮方向行駛,行至梓鹽路時車輛側翻,楊某某當場死亡。2018年7月,梓潼縣公安局交警大隊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楊某某無機動車駕駛證,且駕駛的摩托車制動性能不符合技術要求,行駛超速,確定楊某某承擔本次事故全部責任。同時,梓潼縣公安局交警大隊制作的《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及現場拍攝的照片顯示,在梓鹽路上有一處寬約4米、長5米的凹形路面(瀝青路面),該路面顏色與兩側路面顏色不一致,摩托車進入凹形路面的一個坑處開始遺留制動拖印。

另經查明,2013年10月,某石油天然氣公司因管道建設,需在該路面處進行公路穿越施工,并向梓潼縣交通運輸局路政管理大隊申請路政管理許可,同年11月獲批準,許可起止時間為2013年11月11日至2018年11月10日。石油天然氣公司同時承諾,施工期間因石油天然氣公司原因造成的安全事故均由其負責,該工程2015年1月完工。

又查明,梓潼縣公路管理所系梓潼縣交通運輸局下屬事業單位,具有獨立法人資格,具體履行全縣公路養護、公路路政行業管理職責。事故發生路段的日常養護單位系某路橋公司。2017年7月,該路橋公司向梓潼縣公路管理所報告稱,含本次事故路段等存在安全隱患,需及時修補。2017年10月,該路橋公司在事發路段兩側設置了“路面沉陷,觀察通行”標牌。

針對此次事故,死者家屬許某某等人認為,楊某某之所以會發生事故,主要是因為事發路面存在沉陷,而導致沉陷的原因,則是石油天然氣公司在完成施工后未將道路恢復原狀。為此,許某某等人一紙訴狀,將石油天然氣公司、路橋公司、梓潼縣公路管理所、梓潼縣交通運輸局四方告上法庭,認為其均存在過錯,并索要34萬余元賠償。

庭審現場

四被告分別提出抗辯意見均認為不應擔責

被告石油天然氣公司辯稱,根據交警部門事故責任認定書,楊某某在此次事故中承擔全部責任,本案不存在其他責任主體。且事故發生時,公司已沒有任何施工行為,許某某等人提交的證據無法證明道路路況與楊某某死亡存在因果關系;被告路橋公司認為,楊某某死亡是酒后駕駛且處理不當導致,公司作為道路養護方,已盡到了充分的道路養護等義務,并及時上報路況信息,事故路段缺陷系石油天然氣公司穿越公路施工導致。

被告梓潼縣公路管理所辯稱,公路管理所是梓潼縣交通運輸局下屬單位,不是本案適格的被告,原告所主張的侵權責任糾紛與管理所沒有因果關系,同時認為自身已經盡到了管理責任;被告梓潼縣交通運輸局則認為,交通運輸局是本縣行政區域內公路工作的行政主管部門,公路養護、路政管理等職責由梓潼縣公路管理所和梓潼縣路政管理大隊依法行使,交通運輸局不是損害后果的侵權人,不應承擔責任。

法院認定

路面與事故存在因果關系但死者應擔責90%

梓潼縣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主要在三個方面:

第一,楊某某死亡與路面的凹坑是否存在因果關系:

從梓潼縣交警大隊制作的《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和現場照片可見,楊某某駕駛的摩托車確系在凹形路面處開始產生制動痕跡隨后側翻,可認定該凹坑確實影響了楊某某的正常行駛,從而引起了交通事故的發生。

第二,楊某某是否存在過錯:

法院認為,首先,死者楊某某未取得機動車駕駛資格,其駕駛的摩托車制動性能存在缺陷,其本身行為存在極大安全隱患。其次,事發路段限速40公里/小時,且系下坡路段,駕駛人應減速行駛,楊某某反而超速,導致危險程度加劇。最后,從事故現場照片看,路面兩側有部分凹坑,但并不特別嚴重,道路中間路況較好。在凹坑路段前20余米處,兩側均設置了“路面沉陷,觀察通行“標牌,楊某某未按照指示牌提示,認真觀察路面。另,事故路段至今未發生過其他類似交通事故,可見正常通行此路段是安全的。綜上,法院認為楊某某自身在本次交通事故中存在重大過錯。

第三,四被告是否應擔責:



上一篇:上一篇:種養混搭農旅結合,繪就美麗鄉村新畫卷 綿陽梓潼:現代循環農業領跑全川
下一篇:下一篇:愛在身邊 女企業家真情關愛特校學生
网上兼职赚钱日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