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遭遇車禍,女兒念大學,兒子上初中 獨腎妻子的堅強宣言:我們在一起就是家

日期:2019-06-17 09:23:05 作者:綿陽新聞網 瀏覽:174 次

吳兆云(右一)一家和志愿者在一起

吳兆云扶著丈夫練習走路,笨拙卻深情的“雙人舞”令人動容

NO.532

愛心檔案吳兆云

安州區塔水鎮雙埝村一組

聯系電話:2395666

(本報呼叫中心)

心愿:孩子的學費

再過一個月,距離吳兆云丈夫發生的那場車禍意外就整整三年了。三年來,這個家庭改變了許多:女兒小敏順利考上醫科大學,兒子小磊升入初中,丈夫漸漸蘇醒并恢復一定的活動能力,吳兆云也決定外出打工補貼家用。

吳兆云覺得,愛心人士對他們家庭的幫助已經太多太多。然而,兒子小磊上學還需要大筆的支出,依然需要愛心力量的支持……

■記者楊佳文/圖

一場意外家庭“頂梁柱”轟然倒塌

講起家庭變故過往,46歲的吳兆云語氣淡然——“以前也有過痛苦的時候。但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只得接受它,然后再去想辦法。”吳兆云不善言辭,說到這里,她笑了笑,不再深入說下去。

吳兆云家住安州區塔水鎮雙埝村一組,2016年,丈夫騎摩托車下班途中發生意外。送往醫院搶救時,醫生讓她做好“最壞的打算”。“什么是最壞的打算?”那一刻,吳兆云覺得特別茫然。

早在2014年,吳兆云左腎就被切除。在此之前,她一直感到有些腰疼,在綿陽市中心醫院檢查后,被確診為輸尿管堵塞。吳兆云覺得這個病應該問題不大,便去江蘇打工了。打工期間,她經常反復發燒,工友勸她趕緊回家再仔細檢查一下。

吳兆云回到綿陽后再次檢查后,醫生建議她馬上進行手術,但她猶豫了:“我能不能春節的時候再回來做手術?”醫生生氣地問她:“到底是錢重要還是命重要?”

吳兆云的病情遠遠超出她的預估。病情已經嚴重到切除左腎的程度。手術后,她不能做重活,家庭的經濟重擔全部落在了丈夫一人的身上。

車禍之后,丈夫一直在病床上沉睡。那段時間,女兒小敏順利拿到了西南醫科大學(原瀘州醫學院)的錄取通知書,丈夫成了植物人,孩子即將上大學,吳兆云早已暗自崩潰了一遍又一遍。她故意在丈夫病床前轉悠,有時候憋悶慌了、氣急了,就對丈夫說一些狠話刺激他。2016年10月,丈夫逐漸有了蘇醒的跡象。

柔韌善良平凡夫妻的“雙人舞”

2016年10月,丈夫蘇醒后,由于語言能力受損,發音特別吃力,但吳兆云樂于與丈夫聊天。她每天為丈夫按摩,帶他出門散步。丈夫需要活動,她就是丈夫的拐杖:將丈夫的雙手搭在自己的兩肩上,扶著丈夫的腰,兩人腳尖對腳尖,一個一點點往前挪動,一個一步步往后退,就像在跳“雙人舞”。這幅場景笨拙又深情。

但后來,吳兆云丈夫病情進一步惡化,失去了行走的能力。還在上小學的小磊每天回家后,放下書包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爸爸,給爸爸喂飯喂水,教他說話,和媽媽一起帶爸爸出門散步。

現在,丈夫的病情基本穩定。雖然沒法行走,但是能用左手吃飯,并能夠通過幾句碎片式的話語,表達自己的需要。現在,吳兆云在浙江寧波的工廠里上班,一天8個小時,工作強度勉強能承受,“丈夫由婆婆照顧,我在外面能做點活,畢竟兩個孩子上學都需要用錢。”

一雙兒女是吳兆云的驕傲。女兒小敏上中學的時候“調皮”“一身男孩子氣”,但孩子的成長令她感到欣慰。小敏大學學業有五年,平常課業壓力大,大學前兩年女兒申請了助學貸款,但丈夫病情穩定后,吳兆云覺得自己有打工掙錢能力,不再讓女兒貸款,“日子過得緊一點沒關系,不能讓她人生這么早就‘欠賬’啊。”

兒子小磊升上初中后,學業壓力陡然增加,學習稍微有些吃力。吳兆云心里暗暗焦急,但也感到力不從心,“我沒上幾年學,能做的就是給他做些好吃的,好好照顧他。”

愛心支持這個家庭始終陽光

2016年,吳兆云丈夫遭遇車禍不久,她就認識了益路同行慈善服務中心的志愿者盧華。三年來,在志愿者的牽線搭橋下,愛心人士對小敏的學業進行持續幫扶,在志愿者的幫助下,小磊的學費和生活費也有了保證。

“感謝愛心人士的幫助,他們為了我們這個家庭也是盡心盡力了。”吳兆云說,丈夫病情一時難以改善,女兒下學期也上大四了,現在小兒子的上學問題是她最擔心的:這個家庭依然有很多的不確定性,孩子一天天長大,開銷也越來越大。她希望能爭取到更多的愛心支持,給這個家庭多一份保證。



上一篇:上一篇:進軍營觀軍史上黨課 綿陽市開展退役軍人黨員黨性教育活動
下一篇:下一篇:發揮教育震懾作用 著力回應群眾關切
网上兼职赚钱日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