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龍泉山聆聽山與城市的“對話”

日期:2019-06-22 11:24:14 作者:綿陽新聞網 瀏覽:117 次

龍泉山上主題民宿“噶拉邦嘎音樂藝術空間”。 程蕾攝

新興特色民宿入駐龍泉驛區山泉鎮——

□本報記者羅向明

6月18日上午10點,龍泉山上,“驛宿”已經迎來了不少客人。

“今天調休,就想到山上來坐坐。”張玉揚坐在二樓平臺上,享受難得的“放空”時間。一壺清茶,一本好書,一曲悠揚音樂……眼前桃林蔥蘢,一顆顆紅了的果子突閃突閃,遠方,成都城區若隱若現,偶爾一陣風吹來,特別涼快。

在龍泉驛區山泉鎮(泛桃花故里景區),喝茶休閑的農家樂并不罕見。目前全鎮有167家農家樂,常年經營的就有42家。但這處由本地雕塑家賴海軍打造的民宿,與山上傳統的農家樂截然不同。

一側為上下兩層小樓的賞景空間,高大的落地書架滿是各類精選圖書,通透的落地窗前可一覽遠處山景與近處桃林,二樓平臺一角放著大型望遠鏡,天氣晴好時可以一觀極遠處的雪山之景;另一側是三處住宿空間,充分利用地理優勢,觀景與隱私兼顧;滿眼的景致讓人滋潤、通透、靈氣橫生,滿院的靜謐讓人澄澈輕松。

學的會計,干過汽車美容,開過飯館,最后“沉溺”于雕塑,賴海軍是個有故事的人。“驛宿”里所有的陳設雕塑均由賴海軍和團隊設計制作,如果有興趣,客人還能一起享受雕刻的快樂。

不遠處,山泉鎮故里桃源深處,推開竹籬,就能遇見“噶拉邦嘎音樂藝術空間”。門前庭院滿目綠色,月洞門延伸出去的廊房向內環抱著庭院。走進樓上的露臺,漫漫散散的光線從玻璃窗投射下來,時間突然變得很慢。

女主人程蕾獲得清華大學MBA學位,曾長居歐洲、做過“北漂”,在外企做企劃。男主人德拉才讓是位藏族獨立音樂人,曾多次參加錄制央視音樂節目,并參加多地大型音樂節,在全國20多個城市巡演。

“我丈夫是被這個地名吸引了。”1年多前,夫妻倆偶然路過“山泉鎮桃源村”,突然覺得這就是夢寐以求的地方。從當地居民手中租下一處院落后,夫婦倆便開始了筑夢之旅:改造方案均由兩人自己設計,門、桌子、凳子由德拉親手制作。院落空間的每個區域都功能明確,寬敞陽臺適合友人歡聚,客房簡約低調,精致的藏式私房菜則是噶拉邦嘎的特色服務。

“這里是為我們音樂找到的家。”民宿里專門開辟了一間音樂房,里面擺滿了各種民族樂器,只要德拉在,他就會用音樂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來一段靈魂交流。

這樣的新興民宿,目前龍泉山上已經出現了10余家。除了“驛宿”和“噶拉邦嘎音樂藝術空間”外,還有熱帶風格和田園風格混搭的“云里小坐山上見”,粉色少女系的“等風來”,有茶有書自在安靜的“兩忘”等。而這些新起的民宿,都有一個共同特點——既能抬頭仰望星空,也能俯瞰夜色成都。

這些悄然興起的主題民宿,不僅成為眾多市民新興“打卡”地,也正在改變龍泉山以賞桃花為主的單一的旅游生態,勾畫出都市現代休閑度假新場景。

一位常來的市民說,城市脫離不了,但可以時時換個地方眺望自己生活的城市的燈火,來一場隔空的交流對話,靜靜看著自己也在其間的流光溢彩,這種感覺很奇妙。

記者手記

為有故事有創意的民宿再添把火

在上山采訪的路上,記者遇到不少傳統農家樂老板站在門口“招手喊生意”。與之形成強烈對比的是,“噶拉邦嘎”每天只接待20名客人,而且條件還“苛刻”——不準嗑瓜子,不能打麻將。

“苛刻”,并沒有阻擋客人的趨之若鶩,三個房間幾乎天天都有預定。這也展示出了市場在傳統農家樂和新興特色民宿之間的選擇。這些極富特色的民宿的出現,實際上是新興高端業態移植到鄉村地理空間上的鄉村生活方式體驗場所。在逐漸模糊淡旺季、拉長消費時間的同時,其本身也成為一道風景。

龍泉山是距離成都主城區最近的山體,山泉鎮處于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的腹心地段,區位優勢、交通優勢明顯。瞄準產業升級、鄉村振興,龍泉驛區正在制定出臺更多的優惠政策,激勵更多有理想與創造力的人才,幫他們實現屬于自己的田園夢,讓每一個轉型中的農家樂充分加入文創維度,打造出復合性的優勢特色,推動傳統農家樂轉型升級,向著獨特性、差異性、富有文創品質的新民宿方向轉變。



上一篇:上一篇:持續推進無證無照經營綜合治理
下一篇:下一篇:海特“牽手”歐洲企業開拓中國通航市場
网上兼职赚钱日结